一锅好麵

2017-4-7:一个梦

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:

在一个半露天的末世避难所里住着一些人,有的是家庭,有的是几个朋友,有的是单个的人,他们分别有固定的身份、位置和职责,互相很相亲相爱地住在一起,安居乐业,共同保护这个避难所,没人想离开。里面有一个年轻的男人(不记得叫什么了,在梦里似乎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(虚构)人物但是因为被猫踩醒了所以瞬间忘了),是一个机械师,住在用金属网、木板、铁梯和一堆各种零件搭的两层的架子上,他会制作工具,还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,负责看守北门。他是个很好的人,所有居民都很喜欢他,但是他不想呆在这个地方,他想逃走,他觉得有他们之外的“更高级的意识”监视这个地方,控制着一切。

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年轻,事实上是他第一个发现了这个地方,当时这里还几乎完全是荒地和废墟。他躲在一小堆废墟里睡了一晚上,梦中听见有什么声音在窃窃私语,第二天就发现自己走不了了,入口通上了高压电,他尝试了各种方式都跑不出去,然后被脑子里的声音要求建设这个地方,于是没办法就把避难所慢慢修起来了,还给自己修了住的地方。然而他只要有机会,就想要逃跑(当然,会背着其他人)。无论是受了重伤,还是自杀,他都会在第二天在自己的吊床上醒过来,伤口只剩下疤痕,他把衣服裹得严严实实遮盖它们,从来不和任何人提起它们。每当他独处的时候,他都感到精神崩溃,绝望得想尖叫,然而意识深处又有什么东西强迫他保持镇静。

我记得最后梦见的关于这个人的场景,是某个清晨,其他人还在睡觉的时候,他无声地呻吟着从吊床上坐起来,扯开衣襟,身体在凉风中瑟瑟发抖,胸膛冻得发白;他用伤痕累累的手指按着上面凸起的伤疤,朝自己歇斯底里地咧嘴笑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