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锅好麵

通了一下一周目Frostpunk…

没错,忍不住打游戏去了…

看见一些人在抱怨结局的提问啊什么的,因为很多人认为,在活著/特殊情况面前,人是可以降低底线的,然后他们觉得这个游戏的结尾是在强行拷问,就体验很不好,意见比较大。

你看,当你坐在屏幕外面的时候,你是很容易做出某些决定的:你可以让一个孩子在蒸汽滚滚、易被烫伤的灶台前吃力地烹饪几百份稀汤;你可以让工人在狂风呼啸、零下40度的雪地里彻夜搬运煤块;你鼓励狂信徒朝另一个绝望的人投掷自己的恶意;你让儿女窃听父母,夫妻互相背叛;你做了你在你舒适的生活中痛恨的一切决定,然后你躲在“这是为了活下去”这面挡箭牌的后头。然后你还觉得自己被质问了。

没有人质问你;是你的良心在质问你,而你不喜欢它脸上的表情,因为你觉得你足够悲壮,而它显然不够聪明。

你可以举一些例子证明世界上存在可以那么做并且(根据记录在案的文书所言)毫无怨言不曾犹豫的人民,然后呢?你能因此得出结论:拒绝如此付出的人都是垃圾都不配有尊严地活下去?这世界上存在英雄,但大多数人只不过是人而已。

没通关的时候,看这么多人一个个特悲愤的样子,就非常忍不住想走个所谓的“白左”路线看看:因为根据我的推测和试玩(玩了大概6天游戏时间,了解一下系统),我怀疑这游戏肯定是有极小损益的he路线的,this war of mine就有,而且我惯例打这类选项型游戏一周目都走全善。结果是一周目通关,不喝汤吃锯末,624个生还者,开明信仰路线he,没人出走,三波难民全收,结局剩1000来个煤和差不多数量的吃的吧,天灾没死人,城市规划跟屎一样哪里有地方修哪里,俩人残疾被机器人踩的,初期死了7个人,一个过劳6个忘了盖房子冻死了。这游戏默认难度容错其实还挺高的,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,尤其是最后一周大降温的时候我的煤硬烧其实只够最高强度烧16个钟头,范围也没点,全靠过载和高级非过载两头反复横跳苟住了,惊险刺激。绝对不敢说是完美通关,但是比我看到的某些据说是为活下去做出重大让步的数据要好点儿。我没点竞技场,本人不支持不良嗜好。

有啥感想呢?感想就是“其实是做得到的,说得那么可怕我还以为做不到”。从经济学角度讲,这是战略性决策和战术性决策带来长短期收益平衡的问题;从道德上讲就是“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做得到的吧?所以被提问才会那么不爽”。


如果你明明知道自己能做到一件事,却偏不做…那还用得着谁来“拷问”你吗?

评论(2)

热度(7)